机智黄's Blog
我们是强大的资源搬运工!

这群拒绝被包养的模特,在上海怎么活

段巧终于得到一次试镜机会,拍一部短片。

早上10点不到,春天的上海气候温软,街边杨树的鲜绿新芽在晨曦中反光。

地点在一幢大楼内,底层大厅前台没有接待员,大理石地面显得些微陈旧,电梯内有股机油与霉湿混合的异味,她隐约觉察出异样。

到约定楼层,那家公司的名字忽然出现在眼前,这一次,前台终于有了服务员,装修布置也还算精致,墙角摆有俏似的塑料绿植。

段巧早不记得那个男人的相貌,但他说过的那句话,却永远不会忘,“可不可以做我女朋友,多少钱你说。”

一番婉言周旋后,她才终于脱身。回到家里,立即就将那人拉黑,并在朋友圈和微博讲述自己遭遇。朋友们看了,点赞,留言,表达同情和愤怒。她也不知道,那个人最后到底如何了。

1

那是段巧刚出女团后不久发生的事情。在女团练习班时,她还看不出杨超越才是那个日后会大红大紫的人。

练习班的确像学校,包揽住宿,饮食规划,运动健身,有通告时,则随团出演。

在上海,当一名像她这样的女团练习生,生活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光鲜。那个时候,她每月到手的钱还不到五千,即便在网上买自己最爱的零食,也得算着花钱。

时间让段巧看清了自己在女团的天花板。

她开始独立发展,从女团宿舍搬出来,自己找事做,成为一名平面模特,拍广告海报或者短片,正式加入上海模特这个庞大的群体,成为浮华都市最靓丽的那一面。

女团时期的段巧,以纯真可爱的形象见长女团时期的段巧,以纯真可爱的形象见长

赵瞳选择来上海,仅仅只是因为梦想。这之前,她在北方一家国贸公司上班,每天朝九晚五,活得像水里快要窒息的鱼。

决定让她来上海契机,是一次偶然的广告拍摄,但这并非她第一次涉足演艺,还在读书时,她就被当地房地产商选中过,演宣传片女主角。

很小开始,赵瞳就爱做梦,憧憬着某一天,自己可以像电影明星那样,站在镁光灯下,成为人们视线的焦点,登上荧幕,享受万众瞩目。

那条微信朋友圈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朋友发出广告片招募,赵瞳按着心跳投去简历,随后顺利拿到登陆上海的船票。梦想,又活了起来。

而阮清媛的梦想,比绝大多数人都真诚。她来自越南,出生在一个中产家庭,父亲做的生意是卖海鲜,5年医学专业毕业后,她顺利找到一份工作。但生活的安稳,终究无法收买那些心怀远方的人。

她辞去医生工作,开始在越南做平面模特。很快她就会发现,自己的祖国,没有她想要去的远方。

阮清媛正在接受采访,来到中国让她越来越找到自己的舞台阮清媛正在接受采访,来到中国让她越来越找到自己的舞台

在越南做平面模特,整年也就能接十几个通告,但更重要的是,那里不是能够盛放大梦想的地方,上海才是远东地区的繁华之巅,璀璨明珠。

上海,一个五光十色、光怪陆离的城市,它张开环抱,迎接所有心怀梦想的人,但也不会预先告知,他们会被哪一股洪流所席卷、抛掷,或者吞噬。

2

午夜,一家顶级夜店地下车库,众多男女模特列队,从偏门入场。

这些脸面俊俏的高挑人群,会从一排排豪车前经过,玛莎拉蒂,保时捷,路虎,宝马7系,它们之所以停在这里,是因为对于夜店大门附近的街面,这些车还不够档次。

在乐声震耳的夜场,模特们担当群众演员,随着音乐,他们在舞池中假装狂欢,尽量放肆地笑,扭动身体,歇斯底里地吼叫,直到声音沙哑。

而,无论你是深目高鼻的外国模特,还是玉面倾城或者貌比潘安的中国模特,类似表演一晚的价格,是统一的300元。

赵瞳刚来上海当模特时,生活也很艰难,她听朋友说起类似的赚钱方式,却没有一个足够体面。

段巧最骄傲的,是她从没跟家里要过钱。刚出女团那一阵子,她一头扎进混杂的模特江湖,日子无论如何不会好过。

段巧撑伞站在上海街头,她擅长唯美纯真风格段巧撑伞站在上海街头,她擅长唯美纯真风格

某种程度上,这里的挑战更大,在女团,尚且可以比些才艺或特长,但模特的规则就更简单直接:看脸。

尽管整日忙得发昏,收入却没有比以前更高,仍然是低档的4位数,1000来块的广告,整个月下来,也就能接到四五个。

一次选广告角色,表演很简单,只有两个动作,微笑,然后走路转一个弯。几百个模特试镜,导演组选中50个进入决赛,再从中挑选。

为争取这次机会,段巧前后共准备一个月,进入决赛以后,不再只有即兴表演,还要看定妆,不停地试衣服,最多要换100多套。然而最终,她还是没有被选上。

3

渐渐摸索出一些门道了,段巧明白,那些耗费她一半时间的试镜,并不会产生立即的结果。

每次试镜的作用,与其说是期待可以被选中,不如说是去刷个脸,每试一个地方,把资料留在那里,如果被拒绝,还可以等下一次通知。

段巧的拍摄有时在这种狭小的室内进行,有时是室外的风吹日晒段巧的拍摄有时在这种狭小的室内进行,有时是室外的风吹日晒

阮清媛刚来上海时,只能接些几百元的广告,许多次都马不停蹄,连吃早饭的时间都没有,一个月忙下来,能赚五六千,也就勉强够吃饭。

有次拍摄,需要有水淋头发的画面,阮清媛去了现场,却发现连热水都没有。只好就着冷水淋,连续拍了22个小时,每次冰凉的水从头顶漫过,那种冷像是刺穿头皮。

当晚回到家,她就感觉不舒服,头闷头晕,走在房间里,忽然就失去知觉,重重摔在地上。

过去好一阵,她才清醒过来,感到嘴里剧痛,她觉得异常惶恐,并不是担心自己哪里受了很严重的伤,而是担心摔坏了脸,而这将意味着一切。

阮清媛给朋友打电话,陪着一起去医院,完全检查下来,她才终于松口气。脸没事,断了几颗牙齿。

阮清媛努力寻找自己的位置,适应各种不同场景的拍摄阮清媛努力寻找自己的位置,适应各种不同场景的拍摄

而大学毕业即入行的陆宽,最初连试镜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以为有人打电话,就是通过了。

她总是面不上,很多时候缓解压力的办法,就是一个人偷偷躲着哭一场,哭得累了,反而有能力振作,洗过脸,对镜子勉强地笑,好像也真的能开心一些,开门,走出去,在太平洋上吹来的晚风里漫步,像所有那些川流不息的人群一样,若无其事。

陆宽的气质偏含蓄优雅,这样的静照倍受服饰品牌青睐陆宽的气质偏含蓄优雅,这样的静照倍受服饰品牌青睐

4

来上海,段巧想要的,不只是活下来,她开始涉足影视。

那是一部电影的女一号选角,段巧很快接到试镜电话,出门前对着镜子给自己打气。到了现场,也是不出意外,人群拥簇,长腿如云,几百人排着队。

一路过关斩将,终于来到定妆环节。段巧以为,可以走到定妆,这个宝贵的机会,似乎已经触手可及。

但定妆仍是在考验外形,之外还有一个剧组围读的过程,这就更多涉及到人物理解层面。

最终,段巧只能无奈止步于此,整个流程走下来,前后差不多耗去三个月。模特的生计就是在算时间,这些沉没的成本,都是必须接受的投入。

梦幻纯真是段巧的气质特点,经常会拍摄一些仙气十足的角色梦幻纯真是段巧的气质特点,经常会拍摄一些仙气十足的角色

后来,她终于得到机会,却都是些催命的活儿。

有时早上5点钟上妆,到拍完,已经是第二天11点;拍摔跤的镜头,一个上午就摔了50多次;为了把台词背熟,拍摄前一晚背到凌晨三四点,到了现场声音却哑了,又是一顿责骂。

演的都是些小角色,但段巧并不气馁,她一半时间继续试镜拍广告,一半时间在影视拍摄现场,等待那个一鸣惊人的机会。

机会还没来,却是厄运先到,有次拍电影,她的脸被营造氛围的烟饼熏伤。这次受伤,一点都不轻微,她很可能再也没有机会面对镜头。

而赵瞳拍戏的生物钟里,12点以前算小夜,午夜到凌晨才算大夜。为了等主演拍完,上了妆等,动辄就是七八个小时。

小演员也没有主演的光环,在现场拍戏并不从容,她仍然记得那种刺痛心脏的感觉。

那场戏在人群来往的街头,她早早定了妆,在一旁逡巡等待。气温开始上升,她挪动自己位置,躲到一个阴凉处,远离剧组的舞台场景,她的装扮显得越发突兀。

通过自己的坚持努力,赵瞳逐渐涉足一些展现自己气质特长的拍摄通过自己的坚持努力,赵瞳逐渐涉足一些展现自己气质特长的拍摄

不断有行人对她举起手机,她有些紧张,却不敢移动,像被什么力量钉在那里。后来她才明白,那是一种惶恐与无助,在那些打量她的眼神里,没有任何仰慕或者欣赏,而是像在看大猩猩。

剧组的盒饭并非都不好吃,只是不方便,一开始,她还端起盒饭,特地走远,躲在角落里吃,到后来也习惯,随便坐在一级阶梯或者石墩上,就可以狼吞虎咽。

女一号或者女二号,还不是赵瞳适合期待的角色,更多时候,她是微电影里老板的秘书,妈妈这样年龄偏大的角色,她也会接。

赵瞳对待演戏非常认真,背台词总要背得熟络赵瞳对待演戏非常认真,背台词总要背得熟络

演艺生涯的激动时刻,莫过于跟张嘉译的一次同台,她还记得,这位大明星性格很随和,会特地闲聊来缓解她的紧张。

阮清媛则是对古装戏产生了某种PTSD。

那次拍摄在宁波的山区,阮清媛的戏有3天,第1天,她拍了22个小时,第2天,时间有所减少,18个小时,到第3天,在阮清媛强烈要求下,终于缩短为16个小时。

拍完回到家,她倒头就睡,像自己再也不会醒过来。从那以后,每当听到要接古装戏,心里就不自然地犯怵。

5

脸被烟饼熏伤后,段巧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好,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永远也不会,不能接通告的日子,反倒让她有时间回归到生活。

已经看过好多医生,脸上的伤却总不见好。她从原来住的地方搬出来,找到个实惠的房子,一个人待着,慢慢等脸恢复。

段巧一个人待在家里时,喜欢坐在阳台段巧一个人待在家里时,喜欢坐在阳台

她几乎每天都去健身房,跑步半个小时,害怕露脸,总要戴着口罩。

平时吃饭,外卖尽量少点,也没想好要吃什么,就去菜市场逛,看到什么调动胃口,买了提回来,洗菜,切,下锅烹炒,一个人的公寓里,只听到锅铲的叮当响。

想到自己脸可能不会再好,太难过了,仍是只能一个人哭。她最爱的奶茶也戒了,凉皮、麻辣烫,更是碰都不敢碰,只能喝加热的茉莉绿茶、美式咖啡。

朋友都建议她多出去走走,化妆品也换了,四五个月过去,脸才渐渐好转。

人们都以为,模特的生活浮华,但却不尽然。对段巧来说,穿着打扮的奢华或符号,并不那么重要,她更在意舒适,以及她认为的美,总之,是自己喜欢才行。

段巧平时穿着不会刻意追逐品牌,而更在乎自己的感受段巧平时穿着不会刻意追逐品牌,而更在乎自己的感受

她买东西喜欢用拼多多,第一次是朋友推荐,在上面买狮王的祛痘膏。后来段巧的脸好起来,收入变得宽裕,拍广告用5位数算,也没放掉用拼多多的习惯。

不光是水果、日用品,段巧也会在拼多多买戴森吹风机和高级口红不光是水果、日用品,段巧也会在拼多多买戴森吹风机和高级口红

作为一名模特,将拼多多作为标配购物工具,段巧并未觉得有何调性冲突,反倒是种时尚,因为是她自己的选择,这也是段巧的生活底色,洗尽铅华,回到本真。

6

阮清媛的父母仍不知道女儿在中国当平面模特,她也没什么后顾之忧,因为自己学医,未来若模特的路走不通,还可以回去当医生。

现在赚的钱,会自己存一些,寄一些回越南,平时生活里,她习惯用拼多多买日常用品,能省下的钱,她更愿意花在旅行上。

健身即是阮清媛的爱好也是职业需要,她保持着规律的跑步和瑜伽练习健身即是阮清媛的爱好也是职业需要,她保持着规律的跑步和瑜伽练习

赵瞳大学读的新闻,在生活中,属于那种爱学习的人。她喜欢做菜,锻炼自己厨艺,茶艺也爱,总能在无声的冲泡与静默的品悟间,获得内心宁静。

她也爱看书,有时去公共图书馆,一坐便是整天,钟情的剧也都有些年代,观赏时,心思全在琢磨怎么演。

历尽磨炼之后,赵瞳事业也渐渐起色,能赚得多些,每月收入以大号的五位数算。她也不是那种容易被城市浮华所裹挟的人,总不能忘记,要踩着自己的步点生活。

水果餐是模特的必备食物,赵瞳平时喜欢在家里为自己搭配水果餐水果餐是模特的必备食物,赵瞳平时喜欢在家里为自己搭配水果餐

衣服和化妆品,她不会专挑贵的,自己用着合适就行,缓解颈椎的按摩枕,是在拼多多上买的,因为觉得好用,她连买了三个,寄给家乡的妈妈和奶奶。

去片场拍戏经常起早,来不及吃早餐,她渐渐养成习惯,出门定要带着零食,蛋黄派,糕点,水果,也都是她在拼多多上买来储存。

在她眼里,只要东西好,就会用,朴实无华,才是更睿智的时尚。

7

对于这些模特来说,活得不那么累的机会,其实有很多。

在段巧眼里,这个问题在于,愿意选择哪种活法,捷径与崎岖之间,她毅然选择后者。

段巧曾经也谈过男朋友,是很喜欢的类型,但一到家里这关,就再也过不去。在那种境遇里,美丽像是个错误。

被误解得多了,段巧也渐渐心寒,关掉这扇门,一心扑在工作上,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名好演员。

导演们的方式都很直接,阮清媛已经遇到不只一次,对方说,做我女朋友吧,我给你路。其他的方式还包括,做一些“哥哥”的女朋友,每月的钱,10万起,阮清媛想也没想就拒绝。

虽然机会看起来并不是很大,她还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趟出一条路,更难走的那条。

阮清媛在中国的模特事业已经有所成就,会时常接到一些比较高级的拍摄工作阮清媛在中国的模特事业已经有所成就,会时常接到一些比较高级的拍摄工作

赵瞳则是觉得,认识的人多了,就特别没有安全感,人们耍的都是套路,心里看得累,也就不再想谈恋爱,只想跟认真的人学些戏。

关于未来,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么强的自信。

赵瞳说,她最多还能坚持一两年,那个时候,如果还看不到实质突破,她大约就会认了。

像她那些同学一样,离开上海这样的繁华之地,回到家乡,找份安稳的工作,便如此生活,就像所有那些没有攀至顶巅的,重又坠入众生芸芸。

也是归宿,至少没有迷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七豆资源-精品资源分享站|免费分享discuz,WordPress模板,插件|专注PHP、ASP源码|专业分享AE,PS,AD系列精品资源 » 这群拒绝被包养的模特,在上海怎么活

分享到:更多 ()
AE PR PS会声会影素材资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我要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